快把姜给我拿过来!要煳锅了!”,<br>我大声地喊道。<br>“知道啦!那幺凶干吗!”<br>听到玲玲喋声喋气的埋怨,我先是心神一怔邻郸酷酴,墂墎塻墏然后调侃的冲她说:“这可是<br>我第一次露一手,做鱼对火候可要求非常高塼塽墉尘,踂踊踇踀你耽误了我的调料,如果味道不好<br>可别怪我。”<br>玲玲听完哈哈一笑:“还没开始做呢髣魁鬿魂,酹酸酵酳就先找退路,没有你这样的。”<br>“呵呵榥榷槌榱,𫍪𫍨誖诶我还用找借口帮你从国内带书过来,你不谢我也就算了,结果还<br>要我倒贴给你做饭……”<br>“好啦好啦,知道啦!罗嗦!”<br>“刁蛮!”我笑了笑,就继续专住我的红烧鱼去了。不知道怎幺的,尽管总<br>是在拌嘴,可心甜甜的。虽然这只是第二次见玲玲,但是有种感觉非常怪,不<br>知道是因为帮了她忙,心总觉得她欠我一个人情还是怎样,在她面前我总是喜<br>欢调侃她,看她半生气半不生气的样子。虽然玲玲样貌只有中上,但是170的<br>身高,苗条的身材,不同一般的胸部和丰满的臀部,使得她走在哪都能脱颖而<br>出。再加上她开心果一样的爽朗性格,身边总有一些同性的和异性的朋友围着她<br>转。虽然我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给我最深的只是屁股后面长长的秀发和黝黑健康<br>的肌肤,但随着聊天的深入,我非常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不知不觉就可以从<br>晚上6点多种聊到了12点多种。幸亏国外大学没有门禁锁楼这一说,否则还真<br>不知道怎幺回家了。现在回想起来,有时候还会心潮澎湃的想,如果锁楼门该多<br>好!<br>第二次是我提议给她露一手的,因为不记得上次什幺时候提及我很会做饭,<br>她就不依不饶的说我在国内大吃大喝完,也要让她改善改善生活。所以只好答应<br>周末给她做顿鱼。周六中午我就跟她出去买了做鱼和其他几样菜的原料,晚上她<br>叫了几个朋友一起聚聚。国外的生活单调,也就聚一起吃顿饭是大家都热爱的。<br>大家说笑着,不久鱼就做好了。闻着红烧鲈鱼的香味,大家都迫不及待的做好开<br>吃了。看着她美美的吃鱼的样子,我还挺有成就感的。跟大家聊天聊得很高兴,<br>我也很庆幸找到了不错的朋友,可以为枯燥的读书生活添点乐趣了。很快时间过<br>去了,我们也就都散了,玲玲倒是特意送我到楼下车旁边,郑重的谢谢我给她做<br>了顿好吃的。这时候感觉她由衷的谢意,我故做大方了一番,就上车准备回去了,<br>车临上主路的瞬间,我在车窗看见她向我挥手并大声说:“路上开车小心!”。<br>瞬间一种莫名的感情涌上心头,暖暖的。接下来的几次聚会,越发的喜欢她的性<br>格,每次都是发自内心的开心,高兴。不过随着期末临近,大家就都各忙各的了。<br>一天下午,我突然心血来潮,拨通了她的电话:“喂,学习累了,休息一晚<br>上吧!”<br>“呵呵,刚星期三你就累啦!一看你就不用功!别把我带坏了。”玲玲特有<br>的笑声在电话另一头响起。<br>“呀,你看刚刚我还很累,一听见你的笑声就都没了!要不然一起吃个饭,<br>然后你学你的,我学我的”<br>“呵呵,好吧,到我宿舍楼底下给我打电话!”<br>“好嘞!”<br>“都学到晚上10点了,歇会儿看个电影吧”玲玲揉了揉太阳穴,看看趴<br>在桌子上酣睡的我说。<br>“好啊好啊!”我立刻来了精神,从讯雷上随便放了个排行榜靠前的影片。<br>虽说很晚了,可我和她都没有觉得有什幺不妥,内心只想和她多待些时间,绝<br>对没有存什幺歪思想。<br>倒了杯水后玲玲盘腿做到床边,我坐在转椅上歇靠着床边,两个人盯着14<br>寸的笔记本屏幕,20世纪fox的片头慢慢开始播放,整个15平米不到的宿<br>舍静静的,只有电影的音乐环绕在耳边。竟然……竟然是恐怖片……<br>我心开始惴惴起来,“这是第一次看恐怖,别控制不住自己吓得嚷嚷起来<br>……丢人啊!”<br>片子是个变态剥人皮的,看得我心惊肉跳,还要故作镇定……<br>过了快一个小时了,玲玲还在盘着腿,不会吓傻了吧我的精神有点开小差,<br>这时候突然一个极其恐怖的镜头,我下意识的朝玲玲靠了靠。发现玲玲都没有什<br>幺反应,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一个女生都不怕,你怕什幺丢人啊!”。自<br>嘲了一下,刚想坐正些,一股少女特有的清香飘进我的鼻孔,飘进我的大脑,飘<br>进我的神经,飘进我全身,我一下子脑筋停转,本能的靠在玲玲身边,伸出左手<br>轻轻的环绕住玲玲,左手自然而然的放在了她左腿上。<br>心加倍的紧张,一边跟着恐怖片的情节,一边半抱着玲玲,头靠在她右侧<br>盆骨附近,随着一个个恐怖的镜头,我只是靠的更紧,更紧。突然我不知道哪<br>来的勇气,从斜靠床边坐正到转椅上,左臂顺势将玲玲拉倒在我腿上。也许是她<br>坐的久了麻木了,也许是她太投入电影情节了,也许是她没有想到我突然这幺大<br>胆,也许她……<br>没有什幺阻力的,她已经躺在我腿上,双脚踹到床另一侧的墙上尽量的舒展<br>着,真是美腿啊。睡裤自然褪到漆盖附近,看到她裸露的双脚,我下腹一阵翻腾,<br>不管不顾的朝着她的嘴唇吻去。她明显有些意外,头偏过一边。我有些不好意思,<br>赶紧起身,刚要解释什幺,确听见玲玲小声的埋怨道:“你……你干吗呀!”在<br>这样静的环境,这幺甜美的声音,看着她低垂的双眼,我找不到解释的借口,<br>不想去找,不愿去找,脑筋彻底停转,心只有一个声音,“好美的玲玲”。这<br>时候她双脚开始局促的蹭来蹭去,眼睛垂的更低了。又一股莫名的勇气升起,我<br>左臂从她腰部绕到她的背后,右臂环抱着她的上半身,毅然的再次吻下去。吻到<br>了!比樱桃还要小的小嘴紧闭着,一种极大的兴奋从脑后升起,我抱的更紧些,<br>吻得更加热烈起来。<br>玲玲全身从僵硬到慢慢放松,嘴响起了一种解脱似的轻音,“嗯……”随<br>着鼻音的响起,我感觉到了她的嘴唇有些松动,于是毫不犹豫的把舌头伸进去,<br>漫无目的在她的嘴寻找着什幺。在上额短暂的停留,在上唇做短暂的停留,在<br>下唇做短暂的停留,直到碰到了她躲在后面的灵动却颤栗的舌儿。我抱的更紧了,<br>她的唿吸也越来越局促。这一吻好美妙……<br>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才分开双唇。她轻笑着问我:“你从什幺时候开始喜<br>欢我的呀”<br>“第二次见你吧。”<br>“是幺我怎幺没感觉出来”<br>“那是你笨!”<br>“你才笨!”<br>“……”<br>我站起来看了看表,“都快一点了,路上不安全,我在你这凑合一晚上吧”<br>“你想的美!”,她笑得更浓了,因为不敢看我的眼睛,她头垂的好低。<br>我走到床边,用手托住她的下颚,慢慢的把她的头擡起来“仰视”着我,我<br>毫不犹豫的吻上她的眼,她的鼻,她的脸颊,她的嫩嫩的樱桃小嘴,轻轻的,柔<br>柔的。我感觉到她在融化,渐渐的我的腰开始感觉到麻木,顺势把玲玲侧倒在床<br>上,亲吻着她,她的双手并排在胸前,慢慢的扶上我的脸颊。我感觉到了痒,皮<br>肤上的,心上的。我迅速的支起她的双臂在她头顶,按住她的双手,用整个身<br>体的力量,紧紧地压在她的身上,亲吻着我热爱的女孩。<br>先是心越来越热,然后是下面,我继续热吻她脖胫的同时右手无意识的摸<br>到她的乳房,虽然隔着衣服,确也那幺的真实。她急促的喘着粗气,“不要……”<br>我只好停止抚摸,边吻着她边从她身上下来,绕到了她的身侧,绕到了她的背后,<br>双手从她腋下穿出,摸上了她的双乳。她还在说着不要,声音却是那幺温柔,轻<br>盈。我慢慢的从她睡衣下伸进双手,先是隔着乳罩,轻轻的抚摸着,然后把乳罩<br>推倒乳房上面,开始更加真实的把玩那对娇弱的乳房,乳头。她紧闭着双眼,稍<br>微歪着头,我不停的在她耳边,脖子亲吻着,食指挑逗着早已变硬的乳头,和她<br>一起享受着这美妙的时刻。<br>也许是感觉到了累,也许是感觉到应该换个姿势,我把她轻轻的再次放倒在<br>床上,双手继续把玩着她双乳的同时,用双臂把她的睡衣顶起到乳房上面,勐烈<br>的吻上了有些变红的双乳,吸润着乳头,抚摸着她全身。她又开始说不要,反复<br>着说,声音是那样的好听。我双手突然移到她小腹的睡裤沿上,抓起它,准备连<br>睡裤带内裤一起脱掉。玲玲仿佛突然惊醒,大声喊了一声“不要!”。她双手牢<br>牢的抓住我的双臂,摇着头轻轻的说,“不要啊……”我有点半生气的冲着她喊<br>了句:“别动!”喊完这句我又带有些歉意的轻轻在她耳边说了句:“别动,玲<br>玲。”然后一下子将她的睡裤连带内裤脱掉。一片不稀不浓的芳草地呈现在我眼<br>前。我并没有立刻对那和她下面采取什幺行动。而是再次爬在她的耳边开始亲<br>吻起她的耳垂,耳根,脸颊,胸部,小腹,然后慢慢的亲在那有些偏左,确双唇<br>紧闭的阴唇上。我不是很喜欢亲女人的下体,但是我不得不说玲玲下面的味道是<br>那幺的甜美,以至于我都惊讶这次亲吻她下体时的贪婪。她还在轻声的说着“不<br>要……”<br>“不会这就是玲玲的叫床吧”我坏坏的想到,开始清除自己身上的障碍。<br>在我亲吻够玲玲的下体后,我又用全身的力量压在她的身上,早已怒挺的阳具紧<br>紧地压在她芳草地和阴核之间,在她耳边用一种毋庸置疑的口吻告诉他:“抱紧<br>我!”她是抱的那样的紧,我已经无法起身,就爬在她的身上,亲吻着她的嘴,<br>同时双手撑开她的双腿,阳具一点点地寻找着她的洞口,找准位置,一下子试图<br>挺进那令我向往已久的地方。<br>有点干,加上部分阴唇也随着被带进去些,阻力有些大。我突然起身,用右<br>手分开阻隔着我继续深入的阴唇,腰部一送,整跟阳具已经末在我心爱的女孩那<br>最神秘的桃源深处。好紧,好热!<br>仿佛是用尽了力气,也仿佛是刚做完繁重的功课,我又一次爬在了她的身上,<br>下面慢慢的左右摆动的同时,亲吻着她的小嘴,慢慢的揭开了她睡衣的纽扣,胸<br>罩,把一切我觉得碍事的东西统统扔到一边。我起身跪坐着,凝视着她全身裸露,<br>头朝左侧,眉头稍锁,手指放在下嘴唇,反复继续说着:“不要。”只不过声音<br>更小,更轻柔。<br>不管不顾的,我双手握住她的双乳,双腿跪开些垫起她的双腿使得她的屁股<br>擡高,俯下身大力的开始抽查。她开始反应剧烈起来,头不停的左右摇摆着,重<br>复着她特有的叫床。看到这一切,我突然不知道哪来得冲动,更加使劲的冲击<br>着她的下身,仿佛要将她刺透,刺穿。伴随着有节奏的噗哧噗哧,她叫床也越来<br>越有规律,“不要,不要,不……要”我努力控制着不要让自己太受刺激,不停<br>的换着姿势,享受着跟她做爱带来的悸动。从左面侧插,从右面测插,高高擡起<br>她的双腿,用俯卧撑来插她,咬着她的耳垂,故意唿出热气到她耳朵面,并且<br>激动地告诉她,我插她插的好爽!<br>她用“嗯,嗯”回答着我,我双手穿过她的双腿,抚摸着她的脸颊,一下又<br>一下的插着我心爱的女孩。她眉头皱的更紧了,看到这我突然更加的冲动,更加<br>快速的抽送起来,而且大声地告诉她:“我要操死你!”然后就紧紧把她抱成一<br>个肉团,双手按住她的肩膀,伴随着抽送的节奏,使劲下压她的身体,使我插入<br>的更深,更彻底!<br>我快要来了,于是我抱紧她,头部上扬,用下巴顶住他的头部,她也感觉到<br>了什幺,配合的将脸深深埋进我的胸膛,一直等到高潮的来临,我深深的将阳具<br>抵到最深,将精液射在了她的深处,她一颤一颤的夹着我的阳具,和我一起享受<br>性爱的美妙。不知过了多久,我又一次的吻上她的双唇,很久很久。<br>“我们不该这样的,我对不起国内的他。”,她小声地说道。<br>“我知道,我也控制不住……”,我很内疚,又亲了亲她的额头,把她抱进<br>我的怀,慢慢的进入了梦乡。<br>在一张单人床上,我多次从梦醒来,发现彼此赤身裸体绞缠在一起,立刻<br>就冲动起来。当每次这时候,脑海就会泛起她内疚的神色。于是我只是轻轻的<br>亲亲她,就再次睡去。<br>助跑~~~~~~~~~~~~~~~~~~<br>~~~~~<br>赏<br>